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18th Jul 2019 | 上映中電影(華語, 2019) | (59 Reads)

英文片名:The White Storm 2: Drug Lord

    出名「快靚正」的邱禮濤,可說是現今華語影壇最多產的導演之一,在《拆彈專家》票房大收後,已無需只聚焦在小本制作之上,轉移拍大製作。《掃毒2:天地對決》雖冠以《掃毒》的母題,卻跟首集無關,極其量只是兄弟反目、帶點宿命況味,與首集一脈相成。無論《拆彈專家》還是首集《掃毒》,均是華語較鮮見的大製作,節奏明快刺激;先別管劇本是否合情合理,觀能刺激搭救。得承認邱禮濤繼《拆》片搭條紅隧後,今回搭個中環港鐵站,像真度實在比《拆》片更強,而該場港鐵站飛車追逐戰,動作設計創意十足,可全片就僅此而已。邱禮濤於《拆》片盡展了他拍攝大場面的功架,可來到《掃毒2》即使大部份時間都在槍林彈雨下進行,但場面既混亂又毫不緊湊。全片之敗也在與邱禮濤合作無間的李敏劇本上(雖然邱禮濤亦為編劇之一),若覺《拆》片劇情不堪,《掃毒2》就來得更雜亂,故事說穿了其實極簡單,偏偏就東拉西扯、焦點模糊,重頭戲的「天地對決」搞了大半天後,竟在末段突然發生,戲味極低。一如劉德華與古天樂同主演的《門徒》,《掃毒2》的劇本同樣說教,卻比《門徒》來得更生硬突兀,用作教育電視也嫌俗套。敗筆更在煽情的鋪排上,先別管在內地上映已預視了結局,連那些「二打六」都在開場/出場不久,已從外露對白中,預視了誰會壯烈身亡,而相關情節卻與主線零關係。

 (閱讀全文)

| 18th Jul 2019 | 上映中電影(外語, 2019) | (67 Reads)

英文片名:The Confidence Man JP - The Movie

 

 

 

片尾還有一節片段,請觀眾留步。

 

 (閱讀全文)

| 15th Jul 2019 | 上映中電影(外語, 2019) | (89 Reads)

英文片名:The Lion King

 

  迪士尼無限電影真人化也非長勝將軍,雖然《阿拉丁》全球大收九億票房,也有《小飛象》票房與口碑俱敗北,這次就到迪士尼又一經典動畫《獅子王》被「真人化」... 或說CG化?有別於《魔幻森林》,剛於《蜘蛛俠:決戰千里》演出的Jon Favreau,再一次挑戰視覺技術極限,於《魔幻森林》好歹也有個小男孩的「真人」,這一次是全電腦輸出栩栩如生的CG特效,沒有綠幕、沒有實景、沒有演員動態捕捉、沒有後期剪接,就是一場史無前例的影像極限。在IMAX巨幕下一睹那些疑幻疑真的影像,不斷挑戰著你的認知:到底我在看甚麼?真的連一棵樹、一根草都要用CG?眼前沒有任何影像是真的嗎?沒有任何演員的動態捕捉,這些「動物」竟能「演」得七情上面?

  獨論技術之嘆為觀止、影像之無比震撼,《獅子王》絕對能夠在影史留名,若搞清應提名「最佳視覺效果」而非「最佳動畫長片」的話,明年奧斯卡這項提名大可以封盤。不過,電影還未上映先劣評如潮,不單專業評價紛紛評為爛片,就連代表觀眾的IMDB亦創下比《小飛象》更差的評價。事實上,這亦一如《魔幻森林》重特技而輕劇情,自然難以投入。動畫版《獅子王》能成經典就是其動畫化的繽紛影像、熱鬧的歌舞場面,可來到了「CG版」後,這一切為要講求「逼真」,連一幕歌舞、一段對話都要講求「逼真」、「合理」,反失卻了原作的玩味,再加上情節上幾乎與原版有超過90%相同,就連對白也沒有刪改,在玩味大減而劇情零驚喜下,就只淪為一部空有影像的作品了。

 

 

 (閱讀全文)

| 11th Jul 2019 | 上映中電影(外語, 2019) | (40 Reads)

英文片名:Child's Play 

 

  「娃鬼回魂」的奇招式抽水宣傳,先「惡搞」《反斗奇兵4》,就連本質上為「朋友」的《詭娃安娜貝爾:回家》都去「挑機」,三部玩具電影同期上映,各有市場,可謂成了影史難得一見的「玩具大戰」。《娃鬼回魂:魅來世界》是繼《月光光心慌慌》後,又一個八十年代的經典殺人狂被Reboot(當然還有較早前的《黑色星期五》與《猛鬼街》),這一次卻非翻拍或接著原作故事,而是改用了一個全新的角度出發,寫Chucky的源起故事。雖然,故事與往作大同小異,講述Chucky如何進入到一個窮家庭,成為了小孩的「最好朋友」,繼而開始「搞事」。有別於原作的「無定向喪心病狂」殺人,新作的Chucky如何「黑化」、學習殺人,全均有情理根據,而在技術進步下,Chucky的出場亦比原作多,表情、對白、動作也更多。時歷三十年,Chucky不單單是一個被邪靈附體的殺人機器,更有Wi-Fi連接、雲端學習等等新元素,幾乎可以成為《Black Mirror》的一集故事,劇情亦因此諷刺盡科技、新一代「機不離手」的習慣。片中對八九十年代流行文化致敬的玩味,以至重頭戲的大屠殺,也是有一定程度的驚喜。不過,過份「有理化」,始終失卻了原作《娃鬼回魂》的瘋狂,也不如原作般夠Raw夠Cult。當作一個新系列來看,未知稍後會拍成甚麼樣?

 

 

 (閱讀全文)

| 10th Jul 2019 | 上映中電影(外語, 2019) | (69 Reads)

英文片名:Toy Story 4

 

  《反斗奇兵4》開畫票房不如預期亮眼,大抵不少觀眾都會覺得,《反斗奇兵3》已經是個完美的收結,將Pixar成名、最耍家的故事說完了,怎麼還去拍度第四集?還記得Pixar曾說過不過亂拍續集,可近年除了《反斗車王》系列外,像《海底奇兵2》《超人特工隊2》均不斷大破票房紀錄時,《反斗奇兵》這顆金蛋豈能說此停止?如是者,《反斗奇兵4》確是讓人失望。在此非說《反斗奇兵4》並不好看,那同是娛樂性豐富、笑中有淚,但因為前兩作實在太耀眼,今回只覺珠玉在前、相形見絀,而這個故事明顯「添食味」極濃,是可有可無的一章。承接著《反斗奇兵3》的故事,描述這一眾新玩具怎與新主人相處,拯救她自製的玩具,同時間也是主人翁Woody面對自己內心的重要轉捩點。與前三集的故事一樣,今回都是離不開要拯救「走失」了的玩具,惟這一次的創意卻不如前三集般驚喜。從玩具世界視點出發的世界、驚險刺激的冒險旅程,在今集中通通缺乏。雖然,今回的笑料確較前作過癮,惟文戲過多而背後詮釋的意義,亦不如前作般驚喜,對成長、放手、友誼的描繪平平無奇,只覺是一場不過不失的拯救行動。得承認結果的處理完全始料不及,對於這個系列的忠實粉絲而言,這個收筆確實叫人心碎,亦為電影生色不少,可前大半段的劇情只覺是部中庸的動畫電影,但願迪士尼與Pixar「見好就收」,別在拍《反斗奇兵5》了。

 

 

 (閱讀全文)

| 7th Jul 2019 | 上映中電影(外語, 2019) | (65 Reads)

英文片名:Spiderman: Far From Home

 

  從《蜘蛛俠:強勢回歸》《蜘蛛俠:跳入蜘蛛宇宙》都成了Sony叫好叫座的品牌保證,後者甚至讓其摘下了奧斯卡「最佳動畫長片」寶座,一般「只要Sony出品必先劣評」的慣例,完全不套用於《蜘蛛俠》(新版)身上。同時,Marvel的超強大市場計劃也不讓系列於《復仇者聯盟4:終局之戰》後停止,事先張揚《蜘蛛俠:決戰千里》才是「階段性結局」,成功讓電影一開畫便於各地票房報捷。

  承接《終局之戰》的劇情,今回要談Peter Parker得孤身作戰的成長過程,面對最新的敵人,得要自己獨自迎戰。個人覺得,這絕對是一眾《蜘蛛俠》中最出色作品(真心《跳入蜘蛛宇宙》又不至如外間所言般零負評),從窩心有趣的青少年豆芽夢(不再如前兩代般悲情),再到連串意想不到的轉折位,更令劇情能在MCU中承先啟後,實為佳章。若《強勢回歸》是談Peter Parker的「出身」之路,今回就是談他的「成長」之路,遭逢巨變後要成為真英雄,還是甘於做個街坊英雄,面對未知的敵人與工作夥伴,世途險惡又得如何自處、平衡世間正邪大義與私生活,無需如前兩代蜘蛛俠般悲情,卻承接了前作的貼地。至於全片的動作場面亦為一眾《蜘蛛俠》之冠,場面浩大而刺激,跳出了紐約的背景更讓場面可以玩得更花巧,數場超乎想像的動作場面,簡直有如把《跳入蜘蛛宇宙》的壓軸大戰真人化,於IMAX巨幕下更覺懾人心魄。

 

片尾還有兩節片段,請觀眾留步。

 

 

 (閱讀全文)

| 6th Jul 2019 | 上映中電影(外語, 2019) | (34 Reads)

英文片名:Annabelle Comes Home

 

  《詭娃安娜貝爾》就有如《復仇者聯盟》系列中的美國隊長一樣,在「Conjuring Universe」中擔當著「猛鬼」的領導角色,同時也一如美國隊長般愈拍愈出色,這亦一如《美國隊長3:英雄內戰》是《復仇者聯盟2.5》一樣,簡直就是《詭屋驚凶實錄2.5》,當中「猛鬼出籠」之熱鬧盛況,實不禁期待明年的《詭屋驚凶實錄3》。一承上回「前傳的前傳」《詭娃安娜貝爾:造孽》套路,今回一洗了《詭修女》的失望,用上最簡單的故事,拍出最心寒的恐怖快感,比本已夠驚喜的《造孽》來得更無冷場。或許,劇本的完整度不如《造孽》,你更可說是毫無故事可言,惟全片只有四位角色,就在一間大屋內困獸鬥,近兩小時都沒有任何喘息位,節奏之明快完全讓觀眾不能喘息。雖然電影也離不開系列傳統的「Jump scare」,卻勝在從中玩出新創意,於泰國觀影了全景聲版,當中一幕地牢困獸鬥更將全景聲完美運用。《詭娃安娜貝爾》既是Annabelle「回家」的故事,也藉此帶出了華倫夫婦的「靈異博物館」,片中一眾「猛鬼出籠」幾乎可預視得有最少四個系列可以發展,難得各靈異物體全均有戲可演,作為一場群魔亂舞式故事,一點也不覺混亂,只要別太深究劇情,成功創出「詭屋時空」又一佳作了。

 

 

 (閱讀全文)

| 21st Jun 2019 | 上映中電影(華語, 2019) | (77 Reads)

英文片名:The Invincible Dragon

 

  陳果拍《三夫》可以捧出個影后、做監製《淪落人》既捧個影帝,又可發掘到新晉電影人,但一拍商業片,經歷過《那夜凌晨,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》後,相信都深知陳果拍商業片有多驚嚇,怎料《九龍不敗》始為地獄級之作。若覺《那夜凌晨》為爛片,好歹都有個原著小說的根基,可來到《九龍不敗》,簡直連一個基本的故事也沒有,散場一刻觀眾粗口橫飛,大抵都離不開「我到底睇咗啲乜?」「乜_嘢戲嚟?」「到底發乜_嘢神經?」「係咪癡_線架?」粗口不絕之聲實在難得一見。我不知道《九龍不敗》的創作背景如何,疑似有個很好的「魔幻警匪」意念,再加個殺女警的佈局,怎料後天劇本愈寫愈爛,變成了不能「埋尾」,隨意加場打鬥便完結了事,那麼,到底整個故事的一干人發生了甚麼事?相信你看完這個半小時都一頭霧水。整部《九龍不敗》幾乎全無故事可言,隨心所欲,完全不需理會任何起承轉合,更令一眾演員如張晉、劉心悠等等全均演出失控,以張晉好歹也是個「最佳男配角」,於本片中有如小丑般的演出,不單成了他演藝生涯的污點,更是他人生的一大污點。誤以為有張晉,最少也如《葉問外傳:張天志》般有點武打場面?嘩你老味,最後一場旅遊塔的終極決戰,實在全場恥笑聲震天,差點以為在看《哥斯拉II:王者巨獸》的後續故事。

 

 

 (閱讀全文)

| 18th Jun 2019 | 上映中電影(外語, 2019) | (42 Reads)

英文片名:A Long Goodbye

 

  真心,個人很怕看一類日本的親情片,如非見《漫長的告別》在香港國際電影節中得到極佳好評(前譯名為《甜咖哩之味》),倒真興趣不大,入場後自會明白,大抵這一類日本溫情片也有高低手之分,像同為電影節上映的《鐵道家族》俗套難頂,惟本片卻於平淡中充滿溫情、時而帶點睿智。一如無數部日本的溫情片,《漫長的告別》開宗明義,就是談面對著記憶漸消退的老父,兩位女兒如何取捨自處的過程。無需大灑狗血肆意煽情,本片就是以最細膩、溫情的手法,寫兩位女兒如何面對父親的健康問題,同時也在過程中應對自己的生活煩惱,上得人生的一課。這類故事分明就是日本電影最鮮明的「清洗淚腺」式題材,惟《漫長的告別》寫來沉著冷靜,即使面對著老父的最後時光,也沒有哭哭啼啼,反是以笑著面對別離,即使老父病情再嚴重亦沒有過度悲情。即使優先場派發了紙巾以作「備用」,喜見電影即使拍至結局也沒有亂放催淚彈,對比同期過度煽情《沒有你的生日會》,本片可觀性好得多了。

 

 

 

 (閱讀全文)

| 17th Jun 2019 | 上映中電影(外語, 2019) | (80 Reads)

英文片名:Parasite

 

  奉俊昊的作品從沒令人失望,當中像《末世列車》更可說是顛峰之作,只待Netflix出品的《玉子》略為失手。這次,「回歸大銀幕」的《上流寄生族》得到了康城影展最高榮譽的金棕櫚獎,更屬南韓史上首次,果然技驚四座,於近年金棕櫚獎作品每況愈下時--我絕不覺得《小偷家族》《方寸見人心》《流離者之歌》等片屬「最佳」之列,更可說是近年金棕櫚獎的最佳作品。一如以往作品,奉俊昊再次以貧富懸殊、階級矛盾為藍本,手法卻夠出人意表。故事講述一家低下層的小市民怎樣用盡辦法,透過一個接一個的謊言去「寄生上流」。電影的前大半段笑位豐富,更可說是導演久違了的幽默感;一個接一個的謊言將雪球愈滾愈大,甚至頗具香港早年喜劇的筆觸。一部瘋狂喜劇或難入選康城,還得要奪獎當然有其原因。電影宣傳事先張揚切勿劇透,可沒想像到後半段竟變成了一個考驗人性的驚慄題材,劇情不斷扭來扭去,未到最後一刻都難知鹿死誰手,簡直有如幾年前《下女誘罪》般痛快過癮。結局收筆之震撼力絕不比《末世列車》失禮,既狠狠諷刺了中產階級的假面具,也(再一次)為下層人民出一口氣,結局是喜是悲見人見智,其震撼力將久久難以忘懷。

 

 

 (閱讀全文)

Previous Next